荆棘鸟

安一然.Saunato-chihato:

圣家堂,疯子高迪的遗腹子,无可比拟的艺术杰作,看过了欧洲大大小小数不清的教堂,早已对教堂这类东西审美疲劳,但是圣家堂的地位无可撼动。给我这个级别震撼的除了圣家堂便只有伊斯坦堡的圣索菲亚了。

俺家的两咪咪